截止11月1日,中国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总数已经高达156家,这一数量超过了以色列,使中国成为纳斯达克上市企业(除了美国以外)最多的国 家,此外,根据纽交所驻北京代表处称,目前在纽交所(包括Amex)上市的中国公司也已经达到90家。根据i美股统计,排除计算中石油、中石化等10几家 两地上市的ADR,中国在美国纳斯达克和纽交所上市的公司总数大约为230家,总市值达到1500多亿美元。

特别是今年入秋以来,搜房、乡村基、蓝讯、学而思、麦考林等中国公司先后登陆美国资本市场,几乎每周都有一两中国公司在美IPO,使得中国风近期席 卷华尔街,中国元素可谓赚足了眼球。与此同时,关注美股市场的投资者也会发现,有一些知名度比较低的企业,比如类似智能照明、博润、星源燃料等也都上市 了,这些在A股上市连门都摸不到的公司怎么在美国都上市了呢?美国上市真的那么容易吗?

是的,在美国上市确实是比较容易,美国市场的上市门槛相对于国内A股要低一些,所以很多中国公司去美国上市比国内要容易一些,然而,这些公司在美国 上市后却遇到了不少麻烦。虽然是去美国上市了,却没有为此做好准备,却仍然按照A股的思维去做事,结果导致“水土不服”。比如:相对于国内A股,美国股市 对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有更严格的要求,最典型的是财务披露要求:一年至少要披露5次财务数据(4次季报和1次年报),这对上市公司的财务管理提出更高的要 求。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和A股相比,美国的监督环境更为苛刻,不仅仅是SEC的监管,美国资本市场的监督还延伸至交易所、审计机构、律法机构、媒体、个人 投资者,此外,还有虎视眈眈的试图通过做空来盈利的对冲基金,简言之,美国式的监督是一种“全民监督”。在A股,上市公司牛气冲冲的,但是在美股,指不定 谁都能站出来质疑上市公司,而上市公司如果不能很好的处理这些问题,将有很大的麻烦。近期,一批中国概念股就深陷“美国全民式监督”的麻烦之中。现在可以 来看看下美国的这种“全民监督”给中国在美上市公司带来的挑战。

首先是来自交易所的监督:2010年10月14日,同心国际因为不能及时提交年报,被纳斯达克勒令退市,股价暴 跌,并转至粉单市场交易;2010年9月30日,福麒国际也因未能及时提交财报,接到纳斯达克的退市通知,股价大跌。

来自审计事务所的监督:2010年9月13日,多元印刷宣布终止解除与其审计事务所德勤的关系,原因是德勤质疑 多元印刷的财务数据导致其年报不能及时提交,在谈不拢的情况下,多元印刷将德勤解聘,当日,多元印刷暴跌达54.63%,多元系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多元水 务也跟着暴跌近50%。

来自律师事务所的监督:2010年10月以来,多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对中国绿色农业提出集体诉讼,诉状称,中国绿 农的部分前高管和现在的高管对公司的真实财务状况存在虚假陈述和遗漏情况,根据诉状中的描述,中国绿农的财务报表在公司质量与性质方面误导了投资者,诉状 中还写道,中国绿农提交给SEC的2010年财务报表中存在极大的错误与误导。此消息导致中国绿色农业连续大跌。

2010年6月2日,美国克史密斯律师事务所指出阿特斯太阳能公司可能已经触犯联邦证券法,该所调查的重点指控之一是,2009年5月26日至 2010年6月阿特斯太阳能的财务报表,以及公司对业务运营前景的预估存在重大虚假和误导性。消息出来后,阿特斯太阳能股价盘后暴跌17.79%报收 9.75美元。

来自媒体的监督:2010年8月,《巴伦周刊》撰文质疑在美借壳上市的中国公司,描述了通过反向收购上市的中国 公司的种种问题,文中具体点名了稳健医疗、东方纸业、天人果汁等多家中国公司。

此前,《巴伦周刊》还曾质疑动物饲料及猪肉产品企业艾格菲国际集团,此后该公司一直未能达到产量目标,股价也从15美元一路跳水到2.50美元。

来自对冲基金等做空者的“监督”:这种“监督”是一种猎杀,手法是做空者先找到一些他们认为存在问题的公司,然 后建立空头,接着通过各种途径散发他们做空的这些公司存在的问题,这些消息往往会导致股价暴跌,做空者从中获利。

2010年7月,美国一家研究机构 Muddy Waters Research指责在东方纸业存在欺诈行为,将其评级调低至强力卖出,目标价1美元以下。Muddy Waters估计东方纸业向美国证交所提交的申报材料中将公司资产价值夸大了10倍左右,营业收入也高估了40倍。Muddy Waters此前已经做空东方纸业的股票,并表示会对自己的报告负责。7月第一周的交易日,东方纸业一周挥发50%的市值,股价由此前的8美元上方跌至4 美元左右。

2010年9月15日,勃朗特资本公司基金经理John Hempton将其对旅程天下的报告发布在公司网站上,报告内结论显示旅程天下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的文件中存在虚假描述,根据其这一研究 结论Bronte 和 Hempton 做空旅程天下股票。当日开盘,该股暴跌30%,并最终收跌19.08%。

来自个人投资者的监督:2010年10月22日,一名自称在德勤做了35年会计,并在中国有10年工作经验的美 国个人投资者Alfred Little撰文质疑山东博润的财务数据,称其利润率有问题,导致博润当日大跌25.27%;10月27日,Alfred Little再度撰文进一步质疑博润,截止11月2日,博润从Alfred Little质疑起累计跌幅逼近40%。

2010年10月26日,美国上市公司调查报告独立撰写人Roddy Boyd撰文质疑泰富电气的销售与运营费用,导致泰富电气当日大跌13.58%。

总结:从以上这些列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在美国上市的公司日子并不像国内A股上市公司那样好过,处于美国“全民监督”的包围之下,这些上市公司 稍有不对劲的地方,就很容易遭到猎杀,股价暴跌甚至退市,这可能和此前兴致勃勃地去美国上市形成较大的反差。这或许正是这些公司此前对美国股市文化和游戏 规则不了解导致的,在美国,上市叫做“go public”,意味着你要将公司的经营情况更好的公开化,披露更多的信息,接受公众的监督,否则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