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鹏:猫爱上了老鼠

By admin  2010年04月23日 转载 关注度 2,189 添加评论

鼠猖獗,菜市购花猫一只,甚矫健,回家养之。未及一月出现异象:此猫不与鼠为敌,视鼠若无睹,鼠偷食,猫仅睥睨之,仍以四四拍闲庭信步。忧虑,长此以往会 否堕落至与鼠打情骂俏。饿之,果然奋起捕鼠,三日捕两鼠,奖汤姆牌高级猫粮一盒,猫喵喵……再过一月异象升级:此猫饱之则不捕鼠,饿之则戏鼠,兴趣盎然、 捕而不食,专等高级“汤姆”猫粮。余大怒,责之,不予猫粮以饿其体肤壮其猫志,未及,猫冷眼看我,抓烂沙发决绝而去。于是鼠猖獗日盛,大有在我家梁上开两 会以示庆祝之意。

最近研究寓言,也是预言。这次的寓言:猫抓老鼠不是因为它饿,而是因为它寂寞,猫抓老鼠不是为民除害,而是因为它要摆姿态。比如这次为了打压高房价出台的 新政,让很多人大呼万岁,说是为民除害,其实他们根本不懂猫抓老鼠不是因为它想为民除害,而是因为它寂寞和姿态。

限制第二套贷款严禁第三套贷款打击炒房,打不了什么,只能打灰机,因为温州炒房团轻易可从乡下集结八百个身份证认购八百套房,官员们则可以用小姨子、三姑 妈、大舅公和情人的名义来买,最终你不能证明这是第几套,反正套套都是处女套。所以那个连袜子都要实名制报销的最贪县官不是最贪而是最傻的,中国没有贪官 和清官,只有傻官和聪明官,傻官高调追求旗下有多少情人多少套,聪明官低调证明套套都是第一套。总而言之,不管第一套还是第三套,套套都是给屁民的一个 套。对了,还有经适房可以用,皇恩浩荡体恤民情导致的盛况是:白玉为床金作马,经适房前停宝马。

还有人说散户,天真,散户能把中国房价推得那么高?从股市看楼市可得。其实真正的富人是不在乎涨三千还是跌两千的,也不在乎是否一年交十万八万住消税的, 你不能阻止他们去买第三套,至多让他们偶感不便,当然你可以说让他们不方便老子也高兴啊,至少让他们付出情绪成本。但不要高兴太早,在慢慢地就培养出一帮 手法高妙行事隐蔽的人群后你才发现,就算对第N套的打压让房价下跌了,你还是没有得到帮助。北京、上海动辄三万一平的房子降价20%后是两万四一平,下降 30%也是两万一,你就买得起么。好的,你买不起,房价也下降了,正好给富人们以新的利润空间。不要以为房价低对穷人有利,其实对富人更有利,他们会再次 上演低价进高价出的把戏,养精蓄锐等待下一次奇迹。于是富人们的心情又好起来。

还有一种情况是,现在很多80后在按揭40、50平左右的房,他们一直在奋斗,想几年之后买套一百平左右的改善居住条件,可等攒够了钱时,才发现这几年攒 的钱正好只够交第二套的重税。那就卖掉第一套整合第二套,却发现有一个叫“交易税”的东西张嘴等着,我肯定这个税注定会很高,当该位屁民卖掉第一套房子 后,发现钱只是为拥有购买第二套的资格而准备的,相当于赎金,他一定会崩溃的。我看到了最近很多人欢呼严厉打击第二套购房者,说是终于为老百姓做了实事, 这就是我常说的“人民和人民火并起来了”。我们一直没搞懂什么是人民什么是老百姓,拥有第二套或想拥有第二套的就不是人民不是老百姓吗,现实情况是,不拥 有房的人天天想着拥有第一套房,拥有了一套房的人天天想着拥有第二套房,也就是大家都做着不当老百姓的梦,可等这个梦想实现后,下面又有老百姓非常卓绝地 在推翻你,让你只拥有一套房最好露宿街头。不仅80后,70后、60后、90后也面对着这个,这几十年人民一直在为土地跟另一拨人民P着K,我们还欣喜地 叫它土地革命,最终革了自己的命。

于是,不可避免,新的夹心层出现了,我们曾经仰慕已久的中产阶级,天天被上面的富人剥削,被下面穷人唾骂,天天打卡、堵车、按揭,大灾来时省下一个月菜金 捐款,悲愤时恨不得男的去当鸭子女的去当鸡,这个阶层人数在城市里将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惨,当足够多足够惨时,我们又回到了当年了,这就是某某主义好,就 是好。上面是骄奢淫逸的官僚财阀,下面是成群结队的犀利哥,中间的我们吃大锅饭,睡大通铺,挣大团结,想想奋斗有什么意思呢,大家就不奋斗了混日子吧,就 万岁,万税了。

所以是不是老百姓不是看一套还是两套,个人奋斗来的一套两套都不是我们要斗争的对象,地方政府对土地资源的垄断才是对象,政府卖地是做生意,本身就是不 对。

这个逻辑是:土地本身就是人民的,只是人民交给某个部门保管,可不知什么时候起交给他们保管的东西成了他们的,还和商人一起包装上市,再卖给我们,交给别 人保管的东西最后需要花钱再买回来,在平时法院会判这叫勒索,在中国房地产这叫“商品房”,如果你还不明白我只有举这个例子:土地对于中国人的重要性就像 孩子和父母,你把孩子交给托儿所把父母交给敬老院,可最后政府和商人把他们打扮光鲜些要再卖给我们。不仅要把你的父母孩子卖给你,卖完之后还要年年收取保 管费。现在有的政府地卖得差不多了,没地赚钱,就发明了一招叫“住房保有税”的东西(不好意思说是“物业税”是因为我们只是租地),卖地赚一笔,保有再赚 一笔。好吧,我们贱贱地承认自己不是土地主人,只是房客,可房客的例子是交了房租后,房东却再收你一笔居住税,如果哪天房东觉得钱还不够花,就会再发明任 意一种名字的税,比如空间占税时光流失税,时空,皆有税,因为你在时空皆有罪。

这么赚钱,就叫可持续性发展。

可见他们是永远不亏的,只不过从卖的钱,到租的钱,到任意名字的钱。它是先算好一个赚钱的总量不亏,而且是政府不亏,商人不亏,只是变幻手法让下面人重新 分配份子钱而已。不亏是可以的,我们也不喜欢有一个穷政府到处借债(因为这个债最后还是要我们去还的),但现在的问题是地方政府吃肉我们连汤都没得喝,还 能用各种改革手法赚钱,修高速路叫路改,办学叫教改,还有医改、房改、油改……一切改,好在,现在不用劳改了。

我相信看到这里,还会有很多买不起房的人会认为楼市新政让自己赚了,因为这许多年的教育已让他们失去计算能力,所以看看油改,油改的口号是多烧的多交钱, 最后大家发现,富人和官员根本不在乎油改费还是费改税,穷的和贱的还是急得挠裤兜,传说中该拿去修公交事业的多交的油钱也不太见踪影。

你在计算,它在算计。猫抓老鼠永远不是为民除害,有时候是因为它寂寞,有时候是因为它想吃更好的食。我家那条猫还有个结局:猫走,猫粮不见,以为鼠食。一 夜散步楼下,见几鼠与猫勾肩搭背,猫颜大悦,舐舔小脸,竟在饱餐高级猫粮,上书“汤姆”商标。

不说了,中国人生,尽在一喵……

发表评论